华文文学

  • 加强世界华文文学的研究和交流

    张炯

    <正>今天世界华文文学已成为全球最大的语种文学之一.它涵盖中国大陆、台港澳和东南亚、北美、西欧、澳洲等几大板块的华文文学,在全世界拥有十三亿人口的潜在读者.由于中国日益强大,由于东亚华人社区经济的高速增长,由于不断走向全世界的华人对人类作出越来越大的贡献,加上世界华文文学本身所蕴涵的丰富多采的生活内容和文化信息以及各大洲人民渴望了解中华文学和文化的不断扩大的需求,因而世界华文文学具有蓬勃发展的广阔前景已属历史的必然.在此情况下加强世界华文文学的研究和交流,以期促进各地区华文文学的均衡发展和水平的不断提高,也已成为历史摆在人们面前的迫切的任务.华文文学已有三千五百年以上的悠久历史.在它漫长的发展过程中,有过不止一次的辉煌时期.它曾产生过屈原、司马迁、陶渊明、李白、杜甫、柳宗元、苏武、关汉卿、曹雪芹、蒲松龄等伟大的古典名家.新文学的崛起,更出现了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等巨匠以及胡适、林语堂、梁实秋等大家.由于与世界各国文学的频繁交流和不只一代作家的创作努力,当今世界华文文学不仅已具有了比较完备的现代文学的形态,而且无论中国大陆还是其他地区,都已先后出现了相当可观的作家群.但因各华人社区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有很大的

    1995年01期 4-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53k]
  • 新加坡今日散文的特色

    黄孟文

    <正>所谓“今日”,指的是新加坡独立(1965年)以后迄于今日,尤其是八九十年代.所谓“散文”,指的是广义的散文,包括抒情散文、散文诗、哲理散文、杂感、小品、随笔、游记、报道文学等.新加坡最早期的作品,多为时事报道或政治评论文章(主要为报纸社论或一般的时事评论);但是今日的散文,即使是广义的散文,也一般上不再包容这一类纯粹评论的作品了,虽然有一些哲理散文或者杂感之类,其评论的成分也相当重.台湾作家柏杨先生,在他的《新加坡共和国华文文学总集》的《总序》中,有这样的一段话:“中华人——我们也可以参考邱吉尔先生的提示:华语民族,已在世界上建立了两个国家,一个是中国,一个是新加坡共和国.我们认为,中国跟新加坡的关系,正如英国跟美国的关系.中国是英国,新加坡是美利坚.两国人民,一母同胞,如足如手.”柏杨先生是我尊敬的作家与朋友,他策划出版这套新加坡华文文学总集,把新华文学作品介绍到台湾去,功不可抹.但是他上述的这段话,以目前的情况而言,则是非常不正确的.英、美、中、新都是多元种族(包括少数民族)与多元文化的国家.前三者皆以本国最大民族的语言文字为全国的共同语文,为促进全民凝聚力的最大本钱.后者则以一个西方语文作为全国的共同语文,而全国最大种族的语

    1995年01期 8-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10k]
  • 生存的困扰——华文文学寻根之一

    徐侠

    <正>生存是世界上一切民族一切活动之本,可是,怎样的生存则造就了一个民族的独特的文化内涵.一方面,人通过对诸种生存条件“合力”的自觉,可以明晰地把握本民族独有的生存方式,主动地按照它的准则去生活;另一方面,它也客观地限制了人的活动和发展,规定了人的创造的极限.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中华民族镕铸了自己的生存方式:强烈的现世性.它不尊崇超人间的宗教力量,把人的存在看成是神的存在的工具或手段,视人对现世的占有与消费为罪恶.儒学圣人早就把“食色性也”作为人的存在的一个不言自喻的公理.孔子不忧天,老庄顺自然,孔墨皆非命.它也不热衷于超感性的形而上的玄思,因为人的存在是紧紧围绕生存这一根本目的而展开的感性世界,不会脱离生存而重新建构一个抽象的王国的.就连圣人孔子也是“以凡俗为神圣”(美国哲学家赫伯·芬格芮).至于道学,干脆“绝圣弃智”.人的肉体偶尔也为“酒”之类的物品所激奋,但是,决不致于被狂热的麻醉品弄醉.中国人几千年来一直都“清醒”地面对着自己的生存.这种“崇

    1995年01期 10-11+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86k]
  • 戴小华游记散文论

    王丹群

    <正>戴小华是马来西亚籍华裔女作家.她生长于台湾,在美国获得学士学位,后定居于马来西亚.她担任过电视节目主持人,也曾服务于航空公司.良好的文化素养,独特的生活经历为她在文学殿堂里的驰骋提供了充足的养份.她所撰写的散文,视野广阔,知识丰厚,结构精致,语言明快,在海外华裔女作家中独树一帜.她的作品,为我们了解和研究海外华人文学提供了又一个窗口.本文拟就戴小华的游记散文集《天涯行踪》,探讨其游记散文的思想、艺术特色.《天涯行踪》的前13篇,重点记录了大陆之行的见闻感受,后13篇的视角遍至欧、亚、美、澳,侧重于对异域的描画展示.纵观这两部分构成,无论思想内容或艺术表现,都有一些值得注意的特点.视野开阔,知识弥丰,是《天涯行踪》思想内容的特色之一.首先,作者笔端触及的景点,遍及海内外四大洲三大洋,为作品内容的广博、知识的丰厚奠定了基础.“天涯”,在古人眼里是十分遥远的概念,然而,由于当时人们对自己天体认识的诸多局限,称得上

    1995年01期 12-1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30k]
  • 所来各有自 因由两相异—— “乡土文学”与“寻根文学”比较之一

    吴奕锜

    <正>在四十年来中国大陆与台湾的当代文坛上,同样产生于现代主义文学运动之后的“乡土文学”和“寻根文学”运动,毫无疑问地也同样具有着对在此之前文学过分横移的反拨功能,但是,细究起来,它们所藉以产生的根本原因,在精神文化方面所表现出来的意识倾向,作家在其间所担当的角色以及对人物形象的设置和塑造等等方面却又有着诸多的不同之处.因篇幅所限,本文在此只具体探讨两者所藉以产生的内在因由,其余的将另文再予论述.80年代初中期,中国大陆的改革运动正从广袤的乡村大地悄悄地向城市推进,并且开始小心翼翼地把试探的脚步从经济体制的“外围”领域伸向政治体制这个极为敏感的“纵深”地带.改革,在以前所未有的运动形式,给原来几近僵化的社会肌体注进了新的生机和活力的同时,也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难题.这时,人们所面临着的,再也不是要不要改革的选择和争论,而是如何改革,怎样进一步深化改革的问题,是对作为改革实践主体的“人”与作为传统载体的“人”之间的矛盾的思考.或者,换句话说,是对当代中国人民该如何调整、更新或者跨越自身固有的传统文化中的惰性因素,去参予和推动这场关系整个国家民族命运的改革运动的思考.而当这些思考上升为理论形式上的探讨的时侯,又被抽象地归结到?

    1995年01期 16-2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22k]
  • 困境中的生命追寻——马森独幕剧创作的价值取向

    周可

    <正>在台湾当代舞台剧创作中,马森的独幕剧始终占据着一个非常独特而重要的位置.在他发表的为数不多的戏剧作品中,马森以一个现代中国人极富思想穿透力的艺术眼光和对现代生活的真切体验,透过人性纷繁杂驳的种种表象,对现代人的生活方式、价值观念以及生命存在的意义进行了一次全面的质疑、清算和深层的探究.(一)从创作的价值取向上看,马森独幕剧的独特性首先表现在作者对传统价值观念的冷静审视和严峻批判、否定、以及由此所表露出来的“现代中国人”既不能回归传统又无法真正“现代化”的尴尬的两难体验.在马森看来,生活在二十世纪的现代中国人,虽然无时不在感受着文明发展的日新月异的诱惑,但他们却始终不能真正摆脱传统对他们的影响,他们背负着几千年文化观念因袭的重担,在现代文明的进程中举步维艰.《一碗凉粥》写的就是现代社会中普遍存在的所谓“代沟”问题.在作品中,马森没有象一般人那样去直接呈现两代人的面对面的激烈冲突,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在父母对待被他们打杀的不孝之子的复杂态度上:一方面,因为儿子的“忤逆”,竟敢违背父

    1995年01期 21-23+33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59k]
  • 香港文学研究的几个问题

    刘登翰

    <正>94年夏天,由于岭南学院现代中文文学研究中心提供的机会,使我有可能对香港社会文化环境和香港文学,做比较切近的观察和思考.在与各方面作家、学者的接触、交谈中,受到很多启发.我愿意将自己想及的问题,提出来向大家请教.首先必须申明的是我对香港文学的接触才刚开始,研究尚谈不上,其中必有许多是我的孤陋之见.不过我真诚地感到,对于香港文学某些带有前提性和普遍性的问题,不从理论上辩识清楚,让其成为盲点,必会障碍我们研究的深入——至少对我说来会是如此.因此我才不揣冒昧地提出来,以期求得行家的教正.一、关于香港文学生成和发展的社会文化环境文化是文学发生和发展的温床,不仅影响着文学的存在形态,而且影响着文学的运动方式.因此,对文学生成和存在的社会文化环境的考察,有助于我们对某一特定地区文学的认识.在当代中国文学的整体视野中,香港文学所以引起我们特殊的关注,恰正是它迥异于大陆的特殊社会文化环境,赋予它特殊的性质和状貌.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看,香港文化就其基本类型,是岭南文化的一翼.原生于五岭之南的百越先民,在秦之后才接受南来的中原文化的融合而成型的岭南文化,本身就具有边缘文化的非正统、非规范

    1995年01期 24-3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487k]
  • 意纳风情 笔写春秋——忠扬创作纵横谈

    梁凤莲

    <正>法国的一代理论宗师巴尔特曾经有一个美妙的构想:文学创作应该是主客观的涵蕴,即自我作为天职以及生活作为对自我的一种读解.如是阐释,则不难探寻文学的共性与创作的个性甚至独创性问题.本来,世事的存在与呈现形态是一个较为恒定的常数,但创作对此的挖掘、读解以及演绎则是千变万化的.不妨说,文学的炫目源于斯,而一个作家创作风貌的各层内涵亦是由此而生成的.选取这个角度作为视点来观照忠扬的整体创作,不难把握他的创作脉络与个性特色.其作品作为正宗的海外华文文学的一枝一叶,从本土文学的源流来透视,存在形态本身就有着特殊的价值与意义.海外华文文学从生成之日起,原本就与本土文学有着不可剥离的渊源契合,而因文化的渗透与移植,异土他乡的阳光与空气,则促使各自长成了不同的年轮.忠扬作为长年居停香港的新加坡籍作家,他的独特经历使他成为与众不同的一个:五十年代在新加坡初试笔墨而生辉,继而在大陆颠沛流离中体味人情冷暧,随后目睹香港几十年的戏剧演变而咀嚼世态炎凉,三地不同的生活经历、三处不同的人生体验,本身就很有内容,这样的创作准备本身就很有份量,难怪他后来憋足了劲一拿起笔,顺手拈来却左右逢源,评论、随笔、小说,写一样算一样,倘若要给他定一个名号,无疑他在被称为杂家,每种体裁他

    1995年01期 31-33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86k]
  • 不朦胧 也朦胧——评古远清的《台港朦胧诗赏析》

    向明

    近年来,两岸诗评家关于“大陆的台湾诗学”的论争,是两岸文学交流中最引人注目的现象,被公认为90年代前期台湾十大诗事之一.由于长期的隔阂,在交流中引起误解甚至争议,是十分自然的.本刊无意参加这场论争,更不想为任何一方辩解和助力.在此,较为集中地转载论争各方的文章,只是希望能够为同样关心与思索这一问题的读者提供一些信息,为推动海峡两岸诗学的交流尽一点力量.

    1995年01期 34-3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05k]
  • 两岸文学交流不应存在“敌意”——兼评(台湾)向明先生的《不朦胧,也朦胧》

    古远清

    <正>大陆的“台港文学热”(包括“台港新诗热”)一直有增无减.拿“新诗热”来说,不仅出版了大量的诗选,还出版了一批诗歌赏析、诗人评传、诗歌鉴赏辞典和诗史等带研究性的专著.对此,台湾一向无明确的集中反应.但自1992年年底新创刊的《台湾诗学季刊》召开《大陆的台湾诗学》研讨会,并在创刊号制作这一专辑(本人还没有这本杂志,只看到了评文的复印件)以来,情况有了变化.专题制作者李瑞腾先生一向热心于两岸文学交流,秉其丰富的编辑经验,特别约请了台湾一些有影响的诗人、诗评家撰写文章,的确为两岸诗评家的对话开创了一种先例.承蒙老诗人向明先生不弃,以我的一本小书作为剖析对象,对《台港朦胧诗赏析》提出了许多批评意见,使我受益匪浅.但拜读《不朦胧,也朦胧》(载《台湾诗学季刊》1992年创刊号)一文后,我也感到有些话要说,特提出来商榷.首先,《台港朦胧诗赏析》并非我“近期的作品”.我后来出版的除向明先生举出的《台港现代诗赏析》(1991年3月河南人民出版社)外,尚有《海峡两岸朦胧诗品赏》(1991年11月长江文艺出版社)、《海峡两岸诗论新潮》(1992年2月花城出版社).我感到,整个专题的抽样(除游涣先生评的那本书很有份量外)均与“大陆的台湾诗学”这个庄重的命题不够相称,抽样还可以更具有代表性一些.象

    1995年01期 38-39+3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74k]
  • 诗评家的邪路——读《两岸文学交流不应存在“敌意”》

    南乡子

    <正>在台湾向明先生刊出《不朦胧,也朦胧——评古远清的〈台湾朦胧诗赏析〉》(原栽《台湾诗学季刊》1993年第1期,本报总第73、74期转载)之后,古远清先生在同一刊物上发表《两岸文学交流不应存在“敌意”——兼评向明先生的〈不朦胧,也朦胧〉》(1993年第2期).向明先生在致《华夏诗报》主编的信中说:“古远清也评了我的文章,我一字未动的登在季刊上,请大家来公评.”我们是很欣赏向明先生的气量的.细读古先生的反批评文论,却又感到立论不那么公允了.三段“史实”的失误文艺批评是以事实为依据的,不然就会走到邪路上去了.其一:古先生说:“比如他开头大段引用的一篇文章的作者,恰好是连续在大陆写耸人听闻批余光中先生文章的作者,把‘朦胧诗’看作‘精神污染’和大批‘朦胧诗’的作者.”——不知古先生说这话时有什么事实依据?查古先生那篇文章说的“开头大段引用的一篇文章的作者”,正是“南乡子”也!古先生在寄给《华夏诗报》的同一篇文章,即曾经在海内外散发并要求《华夏诗报》“一字不改”发表的第一个版本,说“南乡子”就是“陈绍伟”,对

    1995年01期 40-4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50k]
  • 关于“大批判情结”、政治敌意、诗的诠释诸问题——对“南乡子”《诗评家的邪路》一文的答辩

    古远清

    <正>读了《华夏诗报》1993年6~7期上刊登的《诗评家的邪路》(作者“南乡子”)后,感到有些话要说,特对文中提出的某些问题作答如下:一是陈绍伟先生是否“有‘大批判’情结”问题,诗歌界自有公论.据说在《华夏待报》今年春天牵头发起的国际华文诗人惠州诗会期间,就有与会部分著名诗人指陈先生为“棍子”.关于这一点,陈先生本人比我更清楚,用不着我“造谣诽谤”.他写的重头文章《重评北岛》,以人废诗,严重混淆了政治与艺术的界限.北岛诚然不是什么“民族英雄”,他出走后的言行本人也毫不赞同.但前期北岛与后期北岛毕竟有一定区别,不应借批北岛为名将“朦胧诗”一棍子打死.陈文的效果,正起到了向明先生在《不朦胧,也朦胧》一文中说的把朦胧诗“批判成为中国现实主义诗歌传统的一股逆流”的作用(《华夏诗报》转载此文时,此句只剩下含糊其词的“被批判为有负面意义”.编者自然可以删改别人的文章,但既标明是“转载”,删改时却不作任何说明,这不是老实的态度—尤其是删改境外诗人的文章).对陈先生这篇文章,大陆诗坛当时就有不同意见,认为他批北岛时,连北岛写于“文革”时的反“四人帮”的诗也给予无情挞伐,这未免“太离谱了”.二是“南乡子”是否是“陈绍伟”化名问题.陈绍伟先生在今年6月7日给我的信中说:“?

    1995年01期 43-4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58k]
  • 我们期待怎样的交流——海峡两岸诗歌交流之检讨

    葛乃福

    <正>如果从一九八○年四月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台湾诗选》,一九八四年六月《创世纪》第六四期刊出《大陆朦胧诗选二十二家》算起,海峡两岸诗歌的交流已有十年,或曰十多年了.据不完整统计,大陆迄今已出版了多本台湾诗选,如《台湾现代诗选》(刘登翰编)、《台湾<创世纪>诗萃》(雁翼编)、《台湾现代百家诗》(黎青编)、《当代台湾诗萃》(蓝海文编)、《台湾现代诗四十家》(非马编)和《台湾青年诗选》(张默编)等,出版了台湾有影响的诗集和诗论集五十余本,也出版了《台湾诗人十二家》、《台湾中年诗人十二家》、《台湾女诗人三十家》、《隔海说诗》、《台港现代诗论十二家》、《海峡两岸诗论新潮》和《台湾新诗发展史》等一批专著.通过交流和研究,在海峡两岸架设了学术之桥,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的长处:“我们感到台湾现代诗的确有不少优势,对此大陆诗人刘湛秋作了很好的归纳,他说台湾现代诗的优势之一是,台湾现代诗语言接近古典,文字精炼,中国古典诗歌的传统延续得好;优势之二是,诗人素养好,精通古典,又懂外文,能写诗,能翻译,能评论.同样,大陆诗歌也有不少值得台湾诗人学习的,对此台湾诗人张默归纳为三大特点:第一是题材的多样性.大陆诗人由于生活环境的不同,而且经历多次政治上的变革,加上名山大川伸手可触,?

    1995年01期 46-4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97k]
  • 两岸诗评家关于“大陆的台湾诗学”的论战综述——九十年代前期台湾十大诗事之一

    依闻

    <正>台湾《文讯》杂志首次举办票选“90年代前期台湾十大诗事”于最近揭晓.其中《台湾诗学》季刊制作的“《大陆的台湾诗学》专题,引起极大争议”得23票,被公认为台湾诗坛近几年的重大事件之一.所谓《大陆台湾诗学》专题,系由《台湾诗学季刊》创刊时,由该刊主编李瑞腾先生所制作.这个专题重点对章亚昕、耿建华编著的《台湾现代诗赏析》、葛乃福编选的《台港百家诗选》、古远清编著的《台港朦胧诗赏析》、古继堂著的《台湾新诗发展史》,提出了如李瑞腾先生在《前言》中说的“满含敌意,颇多讥讽”的尖刻批评.最典型的是台湾诗人向明先生写的《不朦胧,也朦胧——评古远清的〈台湾(按:应为“台港”)朦胧诗赏析〉》一文.此文说:“谁都知道所谓‘朦胧诗’在大陆根本就是一个对诗污蔑的称呼”,是“精神污染”的同义语.现在由花城出版社出的这本“赏析”,竟说台湾也有“朦胧诗”,其目的是“证明朦胧诗的其来有自,这种精神污染的罪魁祸首是来自海外台湾”.即是说,古远清编著此书是不怀好意,“故人人罪”,是为了证明“台湾也有朦胧诗的罪证确凿”.还说,古远清诠释周梦蝶的《四月》,其用意“似乎是在丑化台湾,不在解释诗.”又说:古远清赏析的台湾现代诗,“一首都不是大陆所谓的朦胧古怪.”(见《台湾诗学季刊》第1期

    1995年01期 48-4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01k]
  • “海外华文文学”新学科建立的标志——读《海外华文文学史初编》

    陈辽

    <正>一门新学科的建立,当然要具备诸种条件.但某部著作的发表与出版,往往成为一门新学科建立的标志,这却是人所共知的事实.太远的不说.“文化大革命”前,我国有“五四”至新中国成立前的“新文学史”这门学科.“文化大革命”后,当代文学与现代文学分家,而1980年《中国当代文学史初稿》(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出版,则标志着“当代文学”这门新学科的建立.从1979年起,台港澳与海外华文文学开始被介绍到了大陆,随后一些先进的学者认真研究台港澳与海外华文文学,特别是着力研究台湾文学,台港澳文学又有独立出来成为一门新学科的趋势.1991年,刘登翰、庄明萱、黄重添、林承璜主编的《台湾文学史》(海峡文艺出版社)的出版,则标志着台湾文学这门新学科的建立.从八十年代后期起,人们在研究工作中又逐步认识到,海外华文文学既不同于大陆文学,也不同于台港澳文学,应该专门地进行研究.先是赖伯疆的《海外华文文学概观》由花城出版社出版,引起了学者的重视;而1993年12月由鹭江出版社出版的,由陈贤茂主编,陈贤茂、吴奕锜、陈剑晖、赵顺宏合著的《海外华文文学史初编》的问世,则标志着“海外华文文学”这门新

    1995年01期 50-51+53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85k]
  • 拓荒性的贡献——评陈贤茂等著《海外华文文学史初编》

    古远清

    <正>海外华文文学的诞生已有70余年的历史.在将近一个世纪的漫长岁月里,我们读到了不少海外华文文学作品,最近10年又读了不少有关评价海外华文文学的论著.但是却还没有一部系统完整、学术性与史料性相结合的《海外华文文学史》.在这种情况下,陈贤茂、吴奕锜、陈剑晖、赵顺宏合著的《海外华文文学史初编》(鹭江出版社1993年12月版)的问世,初步满足了我们的渴求.在《初编》出版之前,赖伯疆先生已撰写过《海外华文文学概观》(花城出版社1991年7月版),作出了拓荒性的贡献.即使这样,《初编》仍有它不可替代的学术价值.仅就篇幅而论,它洋洋60万字,超过了任何一部同类著作.这部书从新马华文文学写起,一直写到泰国华文文学、菲律宾华文文学、印度尼西亚华文文学、日本华文作家蒋濮、美国华文文学、欧洲华文文学、非华裔华文作家.举凡与华文文学有关的政治、经济、文化环境、移民情况,作家的主要文学成就,代表作的艺术特色,以及文学运动、文学论争等等,作者均尽可能将其记载在书中.世界华文文学源远流长,作家多如繁星,作品浩如烟海,一个研究者即使穷毕生精力,也阅读不完.况且在中国,要搜集到涵盖亚、美、欧、澳四大洲的众多华文文学作品,这是极困难的事.可编著者们硬

    1995年01期 52-53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14k]
  • 五专家谈《海外华文文学史初编》(摘录)

    <正>潘亚暾、汪义生:这部有近八百页篇幅的《初编》,是迄今为止打出“史”的招牌研究海外华文文学的第一部专著,有填补空白之功.《初编》时空跨度极大,上起1919年五四时期,下迄八十年代(有部分资料和作品是九十年代发表的),全书分十章,第一章为总论,其余依秩论述了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印尼、日本、美国、欧洲及非华裔华文文学.或许是因为没有模式因袭的重负,《初编》在体例上显得灵活不羁,大体上采用以国家为单元,以史为线索,侧重论述各种体裁、题材、风格、流派作家作品的格局.作为一部文学史,作者积极地寻找一种“史”的构架,第一章总论为海外华文文学七十年来的发展趋势和基本状况勾划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轮廓.以后的每一章中大多有一节概述,其中有对文学特质、各种文学思潮、社团、刊物、论争、创作的综合论述,显现出各国华文文学发展的轨迹.海外华文文学是在中国文学的母体中孕育诞生的,《初编》的作者笔端写的是海外华文文学,但处处将它置于中国文学这一大背景下来观照,从中可以看到前者与后者之间有一条红线维系着,这条红线实际上已化作海外华文文学深层结构中的一条血脉.正如《初编》的第一章中所说“数十年来,海外华文文学在异国的土地上发育成长,由于不同的社

    1995年01期 54-5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04k]
  • 海外华文文学史研究的新成果——读《海外华文文学史初编》

    钦鸿

    <正>日前,读到陈贤茂、吴奕锜、陈剑晖、赵顺宏四人合著的《海外华文文学史初编》(厦门鹭江出版社1993年12月版,以下简称《初编》),心里颇觉振奋.在中国“五四”新文学影响下诞生的海外华文文学运动,迄今已有70余年的历史.可是,在此以前,除了赖伯疆的《海外华文文学概观》(以下简作《概观》)之外,可以说还没有第二本全面检阅、系统总结这一文学运动的史论性著作.然而,一场伟大的运动,必然会伴随着产生伟大的理论,产生总结性的史论著作.如果说,在过去几十年间,由于种种原因,人们对海外华文文学的研究,或者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或者还局限于某些地区研究的话,那么,自从海外华文文学的发源地——中国大陆实行改革开放以来,这一局面就有了很大的改观.首先是有相当一批原来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学者开始涉足海外华文文学领域,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研究队伍从南到北、从沿海到内地不断扩大,研究面也逐步从过去三二地区的华文文学向整个世界的华文文学拓展;其次是作为研究工作的基础,海外华文文学资料的收集、整理、出版和研究,在大陆学术界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近年来,先后有多种专业性辞典相继出

    1995年01期 56-5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17k]
  • 山外有山 天外有天——《海外华文文学史初编》评介

    王一桃

    <正>参加了多届世界华文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深深感到除了海内华文文学(即大陆、台湾、香港、澳门等地的华文文学)之外,海外华文文学(包括新加坡、马来亚、泰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日本、美国、瑞士、法国、荷兰、西班牙、澳大利亚、韩国等国的华文文学)颇值得研究、探讨,特别是和这些国家的华文文学作家接触、切磋交流以后,更感到海外华文文学不容忽视.最近收到汕头大学《华文文学》主编陈贤茂等人寄赠的《海外华文文学史初编》(福建鹭江出版社出版),就像大热天时喜迎及时雨,一口气把这八百页的巨著读完.尽人皆知,海外华文文学史的著作少之又少,尤其是完整而又系统的论著更是付之阙如.虽然从1919年算起,海外华文文学已有七十多年的历史,但一直到八十年代以后,中国大陆的文学研究工作者才开始正式列入其研究日程.在这方面,台港澳和海外的文学研究工作者似乎走先了一步,发表了许多有关论文,也出版了一些专著,但一般均侧重于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的华文文学(其中以马华文学为最),直到如今仍无一部可以涵盖亚、美、欧、澳四大洲各个国家和地区华文文学的文学史著作问世.正是由于这样,这本由陈贤茂、吴奕錡、陈剑晖、赵顺宏合作编写的《海外华文文学史初编》才显

    1995年01期 58-6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87k]
  • 《跳珑玲恋歌》序

    米军

    <正>编成了这本选集后,想送给一位深交的老朋友审阅,听取他的意见,但他近日身体欠安,未能如愿.有一天,D兄到我家里坐谈,听我说起选集的事,他表示乐意看看,并且热情而风趣地说他难得有机缘作为选集的第一个读者.这位D兄前几年从外省调来广州某文化单位工作,我们是在一次文艺座谈会上结识的,以后常有往来.他和我同乡但不同辈,对我过去的历史情况尚不了解.他读过选集后,再次到我家晤面,问起我的人生历程和选集中有关写作的事,这是一次畅怀又充满情趣的交谈.当晚想写这个选集的自序,但要如何讲清很多心里想说的话,想来想去,觉得不如用另一种形式来代替独白更为合意,下面就把D兄与我交谈的一席话作为序.问:这本选集的书名《跳珑玲恋歌》,有什么寓意?答:《跳珑玲》这首诗是1948年在新加坡写的,新马华文文学的评论家说是我在海外所写诗歌的代表作.问:你是在马来亚出生的,在《跳珑玲》后再加上恋歌,是不是流露着你对出生地和青年时代在海外生活的怀恋?答:可以这么理解,当然还有其他令人怀恋的.问:选集中有篇近作《重回马来亚行迹》,其中有一处回忆你的母亲当年在海内外的家规礼教囹圄

    1995年01期 61-62+6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73k]
  • 《台港澳及海外华人散文名作鉴赏》序

    黄曼君

    <正>今年暑期,素有“火炉”之称的武汉又经受着摄氏40度高温酷暑,至今,尚未立秋,滚滚热浪已经三次袭击武汉.我因种种事情缠身,不能赴外地避暑,只能在斗室之中驰骋想象,神往于湖光山色、江河瀑布的美丽壮观景色.正在这时,李松林君送来了《台港澳及海外华人散文名作鉴赏》一书的复印件,敦促我实现我久已答应的诺言——为此书写一篇“序”.于是,我暂时避开酷暑,坐在如同水、陆、空交通工具嗡嗡响着的蹩脚空调房中,翻阅着那些沐浴着南国薰风、又大多有过浪迹天涯经历的作家们的名作,接触到广袤的异域风光,窥见了人生世相的百花图镜,领略到曲折隐幽的心灵世界,就好象经历了一场特殊的旅游生活一样.应该说,本书作为一部与小说、诗歌、戏剧等文类大不相同、“不拘一格”、“法无定法”的散文选本,它的编选是有识见的,评析是有功力的,必将给读者带来一份真正情趣相生、思悟互见的高品位的精神食粮.我想,概括起来,这些入选的散文有如下几个共同特点.首先,题材内容的新颖性和丰富性.在大陆、台、港、澳,作品多为小说、诗歌,散文作品则较少见到.而散文作为注重个人话语充分自由、最能吐露作者心曲的文学样式,更容易见出异域题材内容的新颖丰富的内涵.从纵向发展上看,本书所选内容从本世

    1995年01期 63-6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14k]
  • 唤醒美的一切——谈罗门的诗艺观

    刘秋得

    <正>一位成功的诗人,在长期的诗歌创作中,往往也形成了自己对于诗歌的独特见解.饮誉台湾现代诗坛的罗门,便是一位这样的诗人.他不仅仅写出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作,而且探索出一系列富含着真知灼见的诗论.罗门的诗歌理论是极其丰富多彩的,而关于“第三自然”与“现代感”的论述,可以说是最为着力的,因为在罗门看来,这是他两项最基本的创作观.罗门认为,诗人工作的重心,就在于“如何使人类由外在有限的目视世界,进入内在的灵视世界.”而这个“内在无限的灵视世界”,便是罗门所强调的“第三自然”.诗歌,确实是属于心灵的学问,它虽与其他文学体裁一样反映生活,但它更多的是对人的内在生命的映射.诗人的高明之处,正在于能够超越与现实生活息息相关的“第一自然”(田园)与“第二自然(都市)”,而臻至灵视所探索的、内在的无限的“第三自然”,以此营造人类内心辉煌的精神世界.诗歌是对人类情感与经验富于生命力的敏感观照.诗人们并没有长久地逗留在对生活经验的一般观察这一个层面上,并不满足于一味地模写客观与再现自然,而是力求以境层的创构去获得一种瞬间

    1995年01期 65-6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47k]
  • 情系香港文学——读《香港文学概观》

    刘志松

    <正>时间逼近,是了解香港文学的时侯了.而对香港历史及现状的了解,不仅要深入它的政治、经济层面,同时也要掘进它的精神、文化层面.潘亚暾、汪义生合著的《香港文学概观》便搭起了一座香港文学与祖国相会的鹊桥,是人们纵览香港文学历史、现状的一个制高点.(一)香港,素有“东方明珠”之誉,物质经济发展迅疾,如今它已成为现代化、多元化的综合性国际经济中心,此世人有目共睹,但倘若言其文化及精神领域,却有人讥笑其为“文化沙漠”.如此言论自是浅薄之言,人们除了姑妄听之、一笑了之之外,心里也因此回荡着一种挥之不去的警钟声——世人对香港文化事业关注太少,整理、评价、总结香港文学的工作尚未真正开始、完全展开.因此,对那种“香港是文化沙漠”的短视的抨击自然缺少一种以事实和科学为根据的力度,流于愤激之言.

    1995年01期 69-70+7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89k]
  • 精巧·动感·新颖——评王一桃《热带诗抄》的审美意象

    庄园

    <正>法国雕塑大师罗丹有句名言:“美是到处都有的.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诗人、作家、画家、摄影家等,都是美的发现者.当他们在生活的偶然机遇中发现“美”的时侯,他们会砰然心动,甚至心房久久颤动而情感激荡,一时难以平复,随之产生一种强烈的将它诉之于笔端的创作冲动.这种创作冲动的产生,也就是灵感的降临,审美意象的萌发状态.所以说,美的发现过程,就是意象的受孕过程.意象是由主休的“意”和主体意识到的客体的“象”两个方面融汇组合而成.意因象而起,象乃意中之象.也就是说,意象是艺术家内心世界的自我表现.意象作为诗歌美学的一个基本理论范畴,在诗歌创作中,能否在生活的广袤原野上和主观感受的无边天地里追逐与捕捉到美的意象,有着十分重要意义.而评价一位诗人诗歌艺术性的高低,主要取决于语言意象化的程度.香港诗人王一桃在《关于〈热带诗抄〉的创作》中写道:“如果说,我在五十年代写的《马来亚狱中诗抄》大多是直抒胸臆的话,那么,九十年代写的《马来亚诗抄》就截然不同了.表现在我比较讲究意象和比较讲究语言.”下文对《热带诗抄》部分诗的观照,主要是从诗歌意象这个视点切入的.语言是传达文学意象的符号,因而借助语言表达的文学意象是间接性的意象.它不像直接借助物

    1995年01期 71-72+6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69k]
  • 痴恋文学的人——香港作家陈少华印象

    陈贤茂

    <正>近年来,陈少华像一颗冉冉上升的文坛新星,开始逐渐为人们所熟悉,我也几次从朋友的口中听到他的名字.但我第一次见到陈少华,却是1993年在庐山的世界华文文学研讨会上,由王一桃介绍认识的.团团的脸,微胖的身材,谦恭有礼,文文静静,有点像一位腼腆的大姑娘,与王一桃的活跃爽朗、热情似火恰成鲜明的对照.交谈之下,才知道他也是潮汕人,而且与内子同乡.这一年多来,他因生意上的关系多次回乡,于是有了几次交谈的机会,彼此又更加熟悉了.陈少华于1949年10月17日出生于广东省澄海县,在澄海乡间度过他的青少年时代.这一段时间的乡居生活,就成了他的永远的记忆,成了他日后写作散文的掘之不尽的宝藏.读高中一年级时,恰逢文化大革命,无书可读,便于1968年进工厂做工.他从小喜欢文学,在学校里的作文,常得到语文老师的赏识,这时有暇,便向《汕头日报》投稿,有几篇还幸运地化作铅字登了出来,给他来一个出其不意的惊喜.不过,这些八股文章,连他自己也没有保留下来.“四人帮”倒台后,陈少华又继续在汕头、澄海的报刊上发表作品,这是他

    1995年01期 73-7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77k]
  • 功垂竹帛三文翁——记三届“马华文学奖”获得者

    肖村

    <正>1990年11月访问狮城时,有幸见到了方修、刘思、李汝琳先生,写了《拜会新华文坛三杰》.三年后的11月回到阔别43年的马来西亚,同数十位神交已久的作家晤面,相见恨晚之情溢于言表.方北方、韦晕、姚拓三位前辈是马华文学界的杰作代表,他们的人品、文品光彩照人,永远值得我师承效法.现撰此短文,聊表敬慕寸心.春风吹度山海关的80年代初,我同方北方先生就有书信往来.拜读他的大作《树大根深》之后,对其再现马来西亚华人的奋斗史、创业史的深沉蕴含,把握“典型环境的典型性格”的高超技巧和洋溢着爱国爱乡的炽热感情十分敬佩,便写了题为《一卷雄文,炳蔚千秋》的读后感,于海外报刊发表.方先生扶植晚辈、关心他人的事迹也使我毕生难忘.记得1988年《南洋商报》“小说天地”版连载拙作《雅宝路重逢》时,为让我先睹为快,他每四、五天就航邮剪报给我;反映三大民族肝胆相照、血肉与共争取独立的长篇小说《柔佛海峡两岸》出版时,他又特地撰文向新、马华社记者推介,诚心实意助我一臂之力.

    1995年01期 76-77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16k]
  • “一次超越了本身意义的学术会议”——“赵淑侠作品国际研讨会”综述

    沈振煜,吴奕锜

    <正>由华中师范大学、中国社科院文学所海外华文文学研究中心、中国新文学学会、湖北省文艺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赵淑侠作品国际研讨会”,于1994年10月18日至21日在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召开.来自瑞士、丹麦、德国、美国,以及包括台湾在内的我国十多个省市的总计近50名海内外专家学者出席了这一学术盛会.自70年代初重拾文笔以来,赵淑侠不但先后写出了享誉海内外华人文化圈的《我们的歌》、《当我们年轻时》、《塞纳河畔》等一系列反映海外华人知识分子生活遭逢人文心态的作品,而且二十多年来一直笔耕不辍,创作极丰.至今已在台港、东南亚、欧美及大陆等地出版了各类作品集子30余种,总计近400万字,是一位有着很高声誉的海外华文作家.但是,相对于赵淑侠在文学创作上所取得的成就,海内外华文文学研究界对赵淑侠及其作品的研究却显得较为沉寂.虽然在此之前已有不少研究赵淑侠的评论文章见诸报刊杂志,其中也不乏精辟之论,但总的来看,居多还是停留在具体评论分析其作品的主题人物、思想艺术特色的“就事论事”的层面上,还缺乏全面、系统、深入的研究.具体地说,就是还缺乏

    1995年01期 78-8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82k]
  • 下载本期数据